瓦房店中天证券_行情资讯

海外投行走进来,内资券商走出去。在资本市场扩大开放的背景下,国际化成为券商行业绕不开的题。

前几年,中信、海通、华泰等资本金实力雄厚的券商率先走出去,加快境外业务布局,瓦房店中天证券受到行业诸多关注。股票入门资本金实力稍弱的券商,也纷纷以中国香港作为桥头堡,或收购在港券商、或在港设立子,以求伺机而动,赢得发展境外业务的先机。

但从2019年年报来看,券商海外业务似乎遭遇到了发展中的瓶颈。多家券商2019年境外业务出现亏损,或勉强微利。2020年一季度,新冠蔓延全球,又让今年券商海外业务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多家券商海外业务亏损 包括龙头中信证券(600030,股吧)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不完全统计,龙头券商中,国际业务表现较为抢眼的有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国泰君安等。海通证券延续了国际业务上的优势,2019年国际业务营业收入为8992亿元,同比增长30%;国际业务毛利为3279亿元,毛利率达到37%。国泰君安实现国际业务收入2779亿元,同比增长6916%;国际业务毛利为85亿元,毛利率为3059%。

华泰证券(601688,股吧)、中国银河(601881,股吧)的国际业务收入也同比大幅正增长,但两家券商的毛利率均并不高——华泰证券实现国际业务收入2673亿元,同比增长311%,但毛利率只有397%;中国银河国际业务收入为1077亿元,同比增长19187%,但毛利率同样只有371%。

此外,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兴业证券(601377,股吧)、光大证券(601788,股吧)、中原证券等均在国际业务中出现了亏损。中信证券国际业务收入为499亿元,但营业成本达到533亿元,业务毛利为-34亿元。兴业证券国际业务收入为431亿元,但营业成本达到924亿元,毛利为-493亿元。瓦房店中天证券中信建投国际业务收入为178亿元,营业成本达到316亿元,毛利为-138亿元。光大证券国际业务收入为782亿元,营业成本为1022亿元,毛利为-24亿元。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年报来看,由于每家券商海外业务起步有早有晚,且各自侧重的地区可能都不一样,因此要海外业务盈亏原因,相比其他业务条线更加复杂。但港场大环境不佳以及信用业务历史遗留问题是拖累业绩的两大主要因素。

首先,如上所述,大部分内资券商出海以中国香港为桥头堡,而中国香港资本市场低迷是众多内资券商海外业务出现下降的重要原因。

光大证券在年报中总结道:2019年,受经济环境及全球主要证券市场影响,恒生指数达到年内高点后持续走低,至年尾略有回升。2019年,港交所主板及创业板日均成交金额为87155亿港元,同比下降1886%,市场观望情绪显著。股票入门2019年,港股新上市总数为183个,同比下降1606%;全年股份集资总额(含IPO及上市后集资)451982亿港元,同比下降1694%。

瓦房店中天证券_行情资讯

  市场环境不友好,对原本竞争激烈的在港券商业来说雪上加霜。以光大证券为例,尽管光大证券海外业务中,向财富管理平台转型初见成效,且获得多项奖励,但毋庸置疑的是,与在港的经纪商相比市占率并不高——截至2019年12月末,海外业务客户资产值1217亿港元,客户总数132万户,港股经纪证券交易量市场占有率为029%。

其次,资产减值损失也是内资券商海外业务业绩受到拖累的重要原因。兴业证券解释出现海外业务出现亏损的原因就是“主要是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长。”

作为较早实现“A+H”股上市的河南券商中原证券,也同样因为资产减值而出现大幅亏损。中原证券主要依靠子中州国际及其子开展境外业务,2019年末中州国际实现营业收入-202亿港元,净利润-331亿港元;2019年经纪业务证券累计交易额24232亿港元,较上年增长2900%;投行业务方面,年内完成各类投行项目11单,募集资金约12亿港元。

中原证券这样解释国际业务大幅亏损的原因:第一,经济调整和金融去杠杆导致债务违约的比例大幅提升,瓦房店中天证券整个行业处于信用风险集中爆发的阶段,中州国际部分投资项目出现逾期,瓦房店中天证券导致较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第二,按照中国证监会《证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境外设立、收购、参股经营机构管理办法》等监管精神,完成了架构重组和股权变更,管理模式和经营模式调整对经营产生阶段性影响。

截至2019年年底,中原证券共有8项金额较大的诉讼,其中涉及到中州国际共有两项。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